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網經社張延來:代碼即法律:“解毒”區塊鏈智能合約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網經社張延來:代碼即法律:“解毒”區塊鏈智能合約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 張延來網經社發布時間:2020年09月08日 10:45:11

(網經社訊)不夸張地說,智能合約是會顛覆現有合同立法和實踐的區塊鏈新應用,但區塊鏈智能合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很多法律人云里霧里的,筆者從應用場景、部署執行和代碼示例三個方面,層層深入做個介紹,研究這些的目的在于分析智能合約對合同法律實務的影響,對此我的個人觀點附在最后。

一、應用場景

智能合約可以簡單理解為能夠自動履行的合約,日常生活中最普及的智能合約當屬自動販售機,就像郭德綱在相聲里說的:“一放錢就出東西,一放錢就出東西,太神奇了”。

基于區塊鏈的智能合約又有什么與眾不同之處呢?接下來就是重點了:區塊鏈去中心化的記賬方式使得合約的自動履行變的成本更低、更容易實施。價值區塊鏈本身就被廣泛用于各種電子貨幣,可以將合約履行中的支付環節無縫嵌入,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進一步降低交易成本,妥妥的按照經濟規律辦事。

如果不是很理解,我們舉幾個例子。生活中最令人頭疼的交易之一就是買房,下面是一手房買賣的流程圖,買過房子的人都知道,這個流程也不過是簡化版,實際需要辦的手續和環節比這還要繁瑣。

 圖片3.png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交易雙方誰也信不過誰,因此需要引入房產中介、銀行、征信中心、房管局、公證處等若干個中心化的機構來相互印證和背書。

那么如果把房產放到區塊鏈上交易呢,理論上講,就可以跳過這些中間環節,直接買賣,因為房產的權利信息和付款信息以及過戶信息全部留存在區塊鏈上,所有節點都記錄了這筆交易的備份。

然后合約程序會不斷核查買家是否已經把購房款存放到約定的錢包里(如果需要貸款,那么就是買家和銀行達成另個區塊鏈智能合約)。當錢包里的金額滿足合約中約定的數量,合約程序會自動將錢轉給開發商,同時自動將產權信息變更到買家名下并向所有節點廣播,交易完成。

當然,這種復雜的交易場景目前還無法實現,舉這個例子就是想讓大家看到未來的合約形態,就好像之前使用金屬貨幣的時代也無法想象可以用紙幣支付,直到各類基礎設施完善之后便習以為常了。

再說個簡單點的應用場景,是筆者從釋了雯所寫的《智能合約是什么》一文中看到的,講的是買飛機延誤險的例子,投保乘客信息、航班延誤險和航班實時動態均以智能合約的形式存儲在區塊鏈上,一旦航班延符合賠付標準,賠償款將自動劃賬到投保乘客賬戶,理賠過程沒有人工參與,避免爭論和糾紛。

兩個例子涉及到的場景一個復雜一個簡單一些,但是可以推而廣之到幾乎所有的交易場景中去。而且,不難發現,區塊鏈智能合約應用能否落地的關鍵,在于人們把多少資產數據和行為數據放到鏈上去,就像前面的例子,投保乘客信息、航班延誤險和航班實時動態這些數據必須放到區塊鏈上,智能合約才有自動執行的可能。

二、部署執行

基于區塊鏈的智能合約的構建及執行分為如下步驟:

1、智能合約制定:由區塊鏈內的兩個以上用戶共同制定一份智能合約,為此需要如下動作:

 圖片2.png

起草并同意一份代碼版的智能合約;

對“合約使用到的外部數據源、糾紛解決途徑”等問題達成共識; 

代碼審計和測試,確信不存在后門或者惡意漏洞。測試運行結果是否正確;

同意并部署到區塊鏈上。

2、智能合約上鏈:智能合約通過P2P網絡擴散到每個節點,并存入區塊鏈。部署智能合約同樣要交付費用,以便礦工有動力為合約提供記賬區塊。以太坊是目前公認對智能合約提供最完善支持的區塊鏈,部署運行一段智能合約時,以太坊會收取費用,直到你的智能合約運行完畢。

3、智能合約執行:智能合約定期進行自動機狀態檢查,將滿足條件的事務進行驗證,達成共識后自動執行并通知用戶。

三、代碼示例

下面是太坊官方的一個示例合約,實現的功能就是在區塊鏈上存儲一個數字,并能夠讀取出來,存儲的數字在實際應用場景中可以代表“錢”、“房門密鑰”、“軟件安裝許可碼”、“門票二維碼”等等,因此這段代碼類似一個將虛擬財產寄存和交付的合約雛形。代碼如下:

contract SimpleStorage {//存取合約程序開始

    uint storedData; //定義一個存儲的數據

    function set(uint x) {

        storedData = x; // 通過set函數存儲一個數字在X變量中(例如手工輸入)

    }

    function get() constant returns (uint retVal) {

        return storedData; //通過 get函數從X變量中讀取這個數字出來

    }

}//存取合約程序結束

啟動以太坊私有鏈Geth和Ethereum-Wallet圖形界面,將代碼復制到合約界面中,按照流程支付部署費用(gas價格,以太幣計)即可發布,運行結果正如在下圖所示,執行界面中輸入選擇set函數,并輸入一個數值(1234),最終的結果就是在get函數的retVal一欄看到對應的值(1234)。

 圖片1.png

本程序代碼和界面示例均選取自中國人民保險集團李赫撰寫的《區塊鏈開發(二)部署并運行第一個以太坊智能合約》一文,了解更多可以查看全文。

四、智能合約對合同法律實務的影響

1、盡管本文只是初步的在三個層面對區塊鏈智能合約做了介紹,但可以看出接下來合同律師要做的是結合代碼和區塊鏈的工作原理出發去設計合同(程序),而不僅僅是從條款本身去設計;

2、大量的合同都會有第三方做成標準的模版發布到鏈上供調用,但是會有諸多復雜、針對性的、個性化的智能需要單獨去制作,這部分工作為律師提供了發揮的空間,屆時律師有點像是產品經理的角色,給程序員提需求并設計合約框架;

3、合同審查將被合同審計所取代,這個環節會有律師參與的空間,說不定重要的合同還需要律師出具法律意見,但律師要看懂這些合同的前提,是技術人員把這些代碼翻譯成律師能看明白的表述,因此,未來法律人對技術人員的依賴度會非常高;

4、區塊鏈智能合約雖然是自動執行,但履行完畢的合同不意味著一定沒有糾紛,仍然存在外部數據源錯誤等原因導致的合同糾紛,但顯然糾紛出現頻率會大大降低(設計不成熟或者審計不通過的合同很難通過區塊鏈大規模部署應用),未來不會與那么多合同糾紛訴訟了,就算有,解決的渠道也不一定在法院(去中心化)。

  張延來律師介紹:

QQ圖片20200908102621.jpg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高級特約研究員、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專利代理人資格、中國政法大學實踐導師、杭州仲裁委員會仲裁員、墾丁網絡法學院創始人

   工作經歷:

   浙江大學法律碩士,具有法律和計算機雙專業學科背景,執業以來完全專注于互聯網法律實務工作,擔任數十家知名一線互聯網公司常年法律顧問,并代理多個代表性互聯網訴訟案件。

   立法與學術

   曾多次參加網絡相關立法工作,是國家工商總局《網絡交易管理辦法》、杭州市《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立法小組成員,曾多次參與中國《電子商務法》的立法研討工作。

    個人專著《法眼電商》《網絡法戰記筆記》已由法律出版社出版。

基于“電數寶”(DATA.100EC.CN)電商大數據庫,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2020年(上)中國直播電商數據報告》(PDF全文下載)?!秷蟾妗凤@示,上半年直播電商交易規模達4561.2億元,滲透率為8.7%。直播電商產業鏈中包括的主要平臺有:1)MCN機構:如涵、謙尋、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網絡、網星夢工場等;2)主播:薇婭、李佳琦、張大奕、雪梨、羅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電商:淘寶直播、多多直播、京東直播、蘇寧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紅書直播等;4)短視頻平臺: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魚等;5)社交平臺:微信、微博、MOMO;6)服務商:有贊、微盟等。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山东十一选五选号软件